首页「游戏玩送现金」“大数据服务提供商”包装过度,博拉网络成科创板上会被否第三单

「游戏玩送现金」“大数据服务提供商”包装过度,博拉网络成科创板上会被否第三单

作者:匿名 时间:2020-01-09 08:55:41

「游戏玩送现金」“大数据服务提供商”包装过度,博拉网络成科创板上会被否第三单

游戏玩送现金,继国科环宇、泰坦科技之后,博拉网络成第三家被科创板上市委否决的企业。

11月14日晚,上交所披露科创板上市委2019年第46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不同意博拉网络发行上市(首发),对其终止审核。

上市委审议认为,博拉网络的业务模式和业务实质、 核心技术及技术先进性以及核心技术在主营业务中的应用情况披露不充分、不准确、不一致。

未充分体现大数据服务提供商的定位

据招股书,博拉网络此次募集资金共计5.05亿元,用于区域方案中心建设项目、企业数据资产管理云平台升级改造项目、总部基地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博拉网络的科创板上市申请于4月24日获得受理,5月23日接受问询,经过三轮问询之后,于11月14日上会审议。

从上市委审核意见来看,关注点主要集中在博拉网络的业务模式和核心技术方面。

一、发行人对其业务模式和业务实质的披露。发行人定位为企业大数据服务提供商,但发行人未充分披露大数据在其提供的大数据营销及运营、数字媒体投放、电商及其他三类服务中的应用过程及具体表征,未能清晰、准确地披露其为企业提供大数据服务全过程的相关内容,发行人定位为企业大数据服务提供商的依据披露不充分,发行人披露的业务模式未充分体现其大数据服务提供商的定位。

二、发行人对核心技术及在主营业务中应用情况的披露。发行人目前已取得的21项发明专利均从第三方受让取得,其互联网和大数据主要核心技术相关的3项发明专利亦为受让取得,发行人披露其核心技术为自主研发及具有技术先进性和技术优势的依据不充分。而且,发行人未充分披露其核心技术如何具体应用在各项业务特别是数字媒体投放、电商及其他业务中,亦未能准确区分和披露自有数据、第三方数据及公开数据在大数据应用服务中的具体使用情况,发行人披露其“经营的各项服务(细分产品)均应用了大数据技术”依据不充分,依靠核心技术开展生产经营所产生收入的占比披露不准确。

据此,科创板上市委员会审议认为,发行人业务模式和业务实质、 核心技术及技术先进性以及核心技术在主营业务中的应用情况披露不充分、不准确、不一致。

实际上,在此前的三轮问询中,上交所就公司核心技术、业务实质等多次提出问询。如在第二轮问询中,直接发问:说明发行人的业务实质是否为数字营销,是否实为广告投放业务,将公司定位于“大数据服务提供商”是否准确,是否容易误导投资者。在第三轮问询中,再次要求其回复:“进一步论证发行人业务实质不为数字营销、广告投放业务,而将公司定位于‘大数据服务提供商’不存在误导投资者的原因及合理性。”

ipo二度折戟

这并不是博拉网络第一次上市,2015年11月30日,公司曾挂牌新三板。2016年4月欲在创业板上市,博拉网络于2017年9月18日从新三板摘牌。

但博拉网络的创业板之路并不顺利,2017年10月25日,博拉网络首次上会,审核的结果为暂缓表决;同年11月29日,博拉网络再上发审会,被否决。

而从新三板到创业板,再到科创板,一个值得玩味的细节是,博拉网络对自己的业务定位一直在发生变化。

在新三板挂牌时,博拉网络定位为“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和电子平台,经营范围为:“网络信息咨询;计算机系统服务;计算机软件及辅助设备的技术开发、销售;设计、制作、发布广告。”在创业板招股书中,博拉网络的定位是国内领先的“互联网+”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

到了科创板,博拉网络的定位变为“企业大数据服务提供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尽管定位发生变化,但经营范围仍然是:网络信息咨询;计算机系统服务;计算机软件及辅助设备的技术开发、销售;设计、制作、发布广告。仅新增了一项“销售汽车及配件”。

那么,博拉网络的业务到底有何具体变化?

最新的科创板上会稿显示,博拉网络主营业务包括:大数据应用服务和技术开发服务,今年上半年,二者的营收占比分别是90.04%、9.96%。在大数据应用服务之下,细分为营销及运营收入、数字媒体投放和电商业务,营收占比分别为42.06%、38.44%、9.54%。营销及运营和数字媒体投放构成了博拉网络的主要收入来源。

与往年对比来看,具体业务方面博拉网络确实有变化,其中,数字媒体投放和电商业务是2018年新增业务,二者业务占比分别为25.69%、2.53%,而且两个业务在今年上半年快速增长。

这两个新增业务和大数据有多大的关系?上市委审核意见指出,1数字媒体投放业务分为提供广告运营服务和提供充值服务两种,充值、运营操作、广告投放等均通过第三方平台实现,发行人未充分披露该业务如何应用了大数据、应用了何种大数据。2电商及其他业务主要包括“荣事达”品牌炊具系列产品在京东商城自营平台的独家经销、向客户销售oracle数据库服务等,发行人未充分披露该等业务与大数据应用之间有何联系、如何运用了大数据,发行人将电商及其他业务披露为大数据应用服务与该等业务的相关销售合同内容和收入确认凭据不一致,该等业务实质披露不准确。

可见,从“互联网+”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到“企业大数据服务提供商”,两年以来,博拉网络的业务内核是否真的发生变化,大数据在其业务中发挥多大作用、如何发挥作用,确实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更多内容请下载21财经app

nba篮球竞猜

上一篇:天府芳华70载 成都,以精彩为祖国喝彩
下一篇:一线城市两套房,职场中层,35+人群的焦虑人生!